我和精油的那点事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2-04-01 10:19
?
我和精油的那点事
?
相识篇
精油这东西对于七尺男儿来说本应该是个很遥远的东西,在世间上晃晃悠悠了近30年的我,2005年的一个最冷的季节,忙里偷闲,晃悠到北京参加一个心理学界的研讨会,主席台上五湖四海宾客云集,欧美亚的大师们排成一溜的坐在上面也颇为好看。我们这些后辈们自然坐在了离他们很遥远的地方,早上的一位德国大师级的人物的发言让我听得如痴如醉,也许上午耗损了太多的神经递质,下午面对着一位国产大师的发言竟然昏昏欲睡,正当我要和周公相会了,旁边一位胖老外伸出一根圆圆的食指戳了我一下,(火星字),我们这辈人的哑巴英语让我顿时面红耳赤,她见我听不懂从包里拿出个精致的小瓶子递给我,还好!单词还没忘,不过就两个单词认识:精油和产地。一番比划之后我终于知道了用法,滴两滴在掌心,双掌用力搓一下,虚空的罩在鼻子上,深呼吸……我的老天爷,什么一股怪味道?继续闻,别辜负了外国友人的一片好心。半分钟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从鼻腔到大脑再蔓延到全身的清爽,感觉每一块肌肉都在一节节的放松下来,我马上意识到我大脑中的乙酰胆碱和多巴胺水平在急速上升,再后来去甲肾上腺素也上升了,感觉就一个字:爽!接下来就成了一名合格的听众一直坚持到那位国产大师滔滔不绝的说完。
她就是索菲亚,德国心理医生,德国自然疗法研究会的成员,应用芳香疗法已经十几年了。这次的经历也让我对芳香疗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往后的频繁的邮件请教也让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相知。2005年国内对于芳香疗法还是处于很原始的阶段,从北京回来以后查阅了好多资料,均无所获,索菲亚不知道从哪里淘来了很多英文版的资料寄给了我,真难为这位德国朋友了。芳香疗法的大门就这样打开了。理论有了,可是精油没有,北京上海的朋友都拜托遍了,只给我弄来几瓶贵的要死的玫瑰和薰衣草精油,基础油更是没有。据说还是在高档美容院里淘换到的。晕倒!无奈,只有暂时搁置了。
春天。2010年我们医院着名的潮女护士X的脖子上挂了一个像是青霉素样的小瓶子,每天开个百十来瓶的东西还能往脖子上挂,顿时惊奇倒了一片的大夫护士。后来我们这些土包子才知道那叫精油项链,我也很顺利的知道了现在国内就可以买到所有品种的纯精油。正对抑郁症的辅助疗法研究到头皮发麻的我马上翻出原来的研究成果,三下五除二,配成了,免费试用,女病人反响强烈,男病人视若无睹,毕竟还有效果。继续研究吧,现在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就是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并且经过一年半的临床验证后的配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精油品种多达50种以上,经国外芳香疗法的大师们研究对精神和神经系统有作用的大约有二十几种,如何在这么多品种中组成对大脑有帮助,缓解和咨询恶劣心境,辅助咨询抑郁焦虑症的精油配方却是大费周章,既然精油取自天然草本植物,这些植物自然和传统中草药一样有他的性味归经,先分阴阳,再分寒热温凉,再根据作用分属十二经脉,这样就很容易按照医学理论配方了,现如今中草药精油也应运而生了,芳香疗法的研究可以往纵深发展了。起码现在可以做到按照每个病人的不同情况,调整精油品种和配方剂量,让这种辅助疗法的作用最大化了。

济南仁和16年专业品质

0531-86162788

济南学生心理咨询??Copyright??鲁ICP备 12004817